《清平乐》张本煜:我的欧阳修,有时是大树,有时是建筑

似乎那些与日常有着有趣反差,或是透着魔幻现实的故事们,更会吸引他,哪怕自己的角色普通。这或许与他本人的底色有着很大关系,看起来温吞安静的张本煜,最喜欢的是看科幻和奇幻作品,脑子里总有许多跟别人不大一样的想法。

演绎一个已固化为历史文化符号的人物,其中的分寸拿捏考验功夫。需要正,又不能正得太扁平。

《清平乐》虽定位传奇剧,其呈现仍是正剧皮相,人物应该具有符合时代的气韵——这一点说起来,其实是比较缥缈的存在,十年寒窗浸润出的文化涵养,朝堂上执政经国的文臣气度,很难有实际的参照模仿。同时,该剧时间跨度数十年,像欧阳修,恰是由仁宗朝登上历史舞台的贯穿性人物,随着剧情会发展出人生阶段的持续变化。

对于演员张本煜来说,找欧阳修这个人物,主要在于理解推演和想象力,其中他运用了很多“心理姿势”方面的技巧。比如欧阳修的初期,意气风发踌躇满志,颇有理想主义状态,在人物的这一阶段,他将自己想象成一棵高大丰茂的树,不断在成长,向上,膨胀。但可能风一来,大树就会摇摇晃晃。而到了后期,张本煜则想象自己是一栋老旧的建筑,里头堆积了许多东西,二楼一个破旧的口袋,三楼一个生锈的煤气罐,管道盘根错节,看起来建筑摇摇欲坠,但其实根基非常坚固。这应和的正是几经仕途坎坷后的欧阳修,已经具备了更成熟的政治经验,尽管依旧在局势中直言、实干,受到异见者攻击,但已更游刃沉稳。找准心理姿势后,他会尽量地让自己肢体状态松弛,投入到想象意境中。他在心理和身体上把自己抻开了,去“够”这位大家——“就像衣服大了一号,你必须把脊背打开肩膀撑开,才能去填满这件衣服,我也要抻开自己去填这个人物”。又刻意让自己形成一些习惯性的举止和表情去与人物相合。把握住欧阳修的主体骨血后,这个人物另一面的立体和鲜活在哪?“我觉得他的脾气不大好”,张本煜说。

欧阳修刚劲,直接,这也直接反映在他前半生的崎岖仕途上。不过文人的脾气不好,却不一定是暴跳如雷,而可能是用更隐晦的方式来点题。张本煜对欧阳修脾性的理解,依着表演时的情绪走向,带入了人物表现中。

欧阳修初登场是青年殿试时,同侪王拱辰中状元后醉酒归来,向欧阳修说了几句得意话,捎带还试图帮他牵线权臣,两人话不投机。剧本中这一场戏本来到此结束,实拍时,王拱辰说完话趴在桌上睡去,浸在欧阳修中的张本煜却觉得情绪堵结,转身将自己之前买下的状元袍盖在王拱辰背上,还把状元帽扣在了王拱辰头上。“有点挤兑的意思。欧阳修是有些看不上王拱辰的,所以后面的一些其他行为都是有这个心理,包括说’大姨夫做小姨夫’,都是寻他开心。我觉得都是人,把生活中咱们比较常见的这些情绪,这些不能对人言的心思,代入到这些古人名人身上也未尝不可。”在张本煜眼中,正午阳光和导演张开宙的工作风格用三个字可以形容,开,快,细。导演的风格是大开大合,实拍就是先让演员们自由发挥演,如果看到问题或者觉得有更好的演法,再一起讨论。整个团队的前期准备细节化程度很高,摄影美术等各方面细节也做得非常好。在这样的状态下,拍摄的过程就变得十分快速流畅。

这样的风格使得演员们在现场的发挥空间比较大,你来我往的飙戏间,互相又会激发许多意想不到的反应。

比如在欧阳修中期的政坛生涯中,他与晏殊在施政纲领上的矛盾越来越大,经常会有冲突争论,《清平乐》中也是同样的据实呈现。有一场中,张本煜原本做好的准备是“义正言辞进行反驳”,结果实拍时,与喻恩泰饰演的晏殊不断辩论升级,加之李雅男饰演的富弼在旁紧着打圆场,张本煜演急了,一下演出了个少见的“激动了、火了”的欧阳修。这一条,于是被保留了下来。

从早期贱萌的“刘备”和“老板”,到两部韩寒电影中猝不及防的深情与酷劲儿,再到今天文人气质的欧阳修,张本煜在角色塑造上的变化反差,总在不同时期给人们带来一些新的惊喜。

但张本煜自己会说,7年的演员生涯,“只是看到了门槛在哪,正在努力将一只脚迈进去”。

张本煜是伴随着第一代网生视频内容成长而来,最早的万万系列、老板系列等网络短剧,他从小演员做起,凭借着感受和模仿来演出自己的特色。内心的“闷骚”外化成了贱萌形象,再与他自身硬朗外形和不时透出的沉静形成了强烈反差,为张本煜在互联网深处打下了至今仍受不少用户喜欢的印记。而对于他来说,一次极其重要的经验颠覆与演员领悟,发生在第一次走到万合天宜体系之外,韩寒电影《乘风破浪》之时。“第一次去试戏其实是黑社会老大,没通过,我感觉特别失败,回去反复找问题,发现自己是演得太不自然了,七情上脸。于是用了两周的时间找方法去练习,后来第二次去试罗力,通过了。”张本煜说,第二次通过时很高兴,找着方法了,原来这么着是对的。在那之后,张本煜开始有意识地向“自然”这个方向去训练和提升自己。一面,从系统学习的角度,他看了许多关于表演流派和方法的书籍,从中慢慢摸索适合于自己、对自己路子的方法。另一面,则不放过各种作品的实战机会,以及向其他演员请教的机会。

他参演《生不由己》,看到了演员王子川的表演,“演得真好,完美体现了书中的理论,能那么松弛和投入,表演那么柔软又那么有张力”,于是之后,他又不断地去王子川的话剧演出现场观摩交流。自然、松弛,是张本煜演戏上追寻的方向,同时也应和着他的人生之道。张本煜努力,但不想逼迫自己过于用力,他安心于自己有兴趣的方向,踩准自己的节奏。在外界看来,《清平乐》欧阳修,是以喜剧角色为代表的张本煜的转型之作。但事实上对张本煜更多了解后,会发现这一看法并不准确,他并没有刻意要让自己脱去什么印记,或重新获得什么光环。与正午阳光合作学习的机会当然十分可贵,与此同时,故事好看对他的吸引力,最为重要。

比如当他看到《清平乐》的第一集剧本时,一下吸引住他的就是剧本写得非常漂亮,“皇帝想去看自己的生母,被晏殊看似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劝退,没有煽情,很收敛”。

盘点张本煜在这一两年同期完成的作品,更能发现他对于“故事好看”的偏好和定义。

去年他参与了几部电影,其中比如潘斌龙、曾美慧孜主演的《1999》,一个有点魔幻感、充满热带气质的悬疑故事,其中有着大量的意象符号,以及时间的错乱。又比如叫兽易小星的新作《沐浴之王》,他在其中饰演要参加搓澡大赛的搓澡工。似乎那些与日常有着有趣反差,或是透着魔幻现实的故事们,更会吸引他,哪怕自己的角色普通。这或许与他本人的底色有着很大关系,看起来温吞安静的张本煜,最喜欢的是看科幻和奇幻作品,脑子里总有许多跟别人不大一样的想法。演《乘风破浪》,他自己给故事脑补了这么一种新玩法:万一是一个与父亲关系密切的儿子,回到过去看到自己父亲隐藏住了的坏的一面,那他以后要怎么相处和选择。看的作品多了,琢磨的多了,意象经常入梦,并在他的梦里再编结出一些新的发展。他自己有个梦的记事本,就专门记录自己的一些异想天开的梦,一些情节还被他写到了自己的小说里。他还做科幻内容的翻译。在“架空”、“独角兽小说”这样聚焦原创奇幻小说的平台上,张本煜有着自己的小说拥趸,他写没有影子而去寻找影子的男孩,写想自杀却遇到怪物的男人,写僵尸病毒爆发后的小人物故事,通过这些奇幻的表达,他又在讲自己看到的世态,讲自己思考的人生哲学。


 分享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影视视频,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2020 西瓜影视 www.xgyo.com  E-Mail:xigua@xgyo.com  

观看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