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破音乐壁垒之前,《我是唱作人2》要先面对自己的困境

“马頔淘汰,我很不开心。”在第一场淘汰赛中,马頔对战隔壁老樊,失败了。当天#马頔淘汰#迅速抢占热搜第一,彼时无论是微博评论还是弹幕都在控诉“为什么马頔要走,101位大众评审的标准是什么?”如今讨论的热度仍未消散。这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这档节目的火热程度,同样也暴露出了观众对于101位大众评审在音乐审美上的不认同。

文章附图

同样这种不认同也出现在了8位选手中,郑钧说他很喜欢马頔的《是首俗歌》,因为在这首歌中他看到了他年轻的时候文艺男青年的范儿,而听到这首歌,刘思鉴的第一反应是“好忧伤”,但马頔却不认同,他觉得《是首俗歌》就是他在某一个的所思所想,并不伤感。


不难发现,在《我是唱作人2》中,唱作人、评审、观众他们对于音乐有着自己偏爱与理解,虽然他们试图去理解不同音乐之间的壁,但是却并未取得太大的成效,即便随着节目的深入,选手关系之间越发亲密,但GAI还是记不住刘思鉴的歌,感觉有时候是为了超前而超前。


如今《我是唱作人2》已经播出了两期,根据骨朵数据显示,短短两周时间内,《我是唱作人2》一直紧随《青你2》,稳坐网综热度第二,豆瓣评分7.3超过《歌手·当打之年》,成为当下综艺市场不可或缺的存在。但其也有不足,相较于第一季在开画时的8.1,如今略显疲软。


《我是唱作人2》第二期 (1).jpg


这不仅仅是源于节目嘉宾的变化,而是有更多的人在思考:真正好音乐的标准是什么?这档节目在立意时便希望唱作人能够关注和解,让不同的音乐与它形同陌路的观众、音乐人,还有自己和解,如今已经走到了第二季,它真的做到了吗?


《我是唱作人》的好感度来源于哪儿?


相对于传统音综节目专注于专业性的PK,侧重于展现多元音乐,竞技感并不强的《我是唱作人》不是一档典型的音综节目,但不可否认的是,它满足了观众对于音综节目中的两个最基本诉求——音乐性与娱乐性,而今年《我是唱作人2》依旧延续了这一思路。


郑钧、霍尊、张艺兴、陈粒、隔壁老樊等8位不同圈层、知名度的唱作人两两PK,用原创音乐开启了rapper、国风、传统、流行等不同风格流派的对抗,这便是《我是唱作人2》的节目主线。而在不同风格下,也尽可能多的照顾到了不同观众的喜好。张艺兴的舞台综合表现能力,马頔“朴实无华”的民谣风,GAI的热血燃情......


《我是唱作人2》第二期 (3).jpg


这样的类型多元化最大限度地让音综节目摆脱内容单调的束缚,而不同圈层音乐的同台对打,也给了未被重视的小众音乐有了更多证明自己的机会,加上唱作的光环,《我是唱作人》自然十分讨喜。


而且相较于以往的音综节目,《我是唱作人》一直都存在一种舒服感,这种舒服一方面来源于嘉宾敢于说真话的评论,另一方面来源于不卖关子的直给结果。


一场比赛势必就存在竞争,但除了关注节目结束时的结果,也需要有人在整个节目的行进过程中进行表达与评判,从而带动观众的讨论,而这种音乐强与弱的判断,往往都会交给更高一级的“专家”“乐评人”,但一旦过分用力,便会出现“设计痕迹较重”的感觉,引起观众的口诛笔伐。


《我是唱作人》则十分讨巧的将判断权交给了在同等位置的唱作人手上。特别是GAI、郑钧等不同音乐人,面对其他选手的所展现出的认同与不认同,与其本身敢说的个性进行自然而然地流露,获得了来自网友“真实敢说”的支持。再搭配上不过分渲染紧张气氛,在一组PK结束后便直接说出比赛结果的方式,极大地契合了观众对于爽感需求。特别是当下,观众越来越追求短平快的打法,其早已厌倦了卖关子式的流程设置,这种简单直给收获了观众的一波好评。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我是唱作人》虽然瞄准音乐领域,但其本质上还是一档综艺节目,娱乐属性依然是其不变的底色。《我是唱作人2》的娱乐属性也尽可能地被开发了出来,其操作方式是在嘉宾身上铆足了劲儿,不断加大正片中“人”的占比。其在每周释放的上下两集约两个半小时的内容中,非舞台演唱部分则超出一半有余。


其实,一档音综节目最大的魅力除了音乐本身之外,嘉宾则是构成节目成色的重要元素,嘉宾的反差感与讨喜程度直接决定了该节目的口碑,以及观众是否能够追下去。


《我是唱作人2》中则把人物性格最大限度地进行挖掘。如负责在互听空间缓解气氛的马頔,台上含蓄深沉,台下总能在大家陷入沉默的尴尬之时,说一两句金句制造轻松气氛,这也让马頔圈粉无数,以至于其在被淘汰时,无数网友表示要“弃看”。而在进入中位区便紧握着钢琴不撒手的张艺兴,沉溺于做伴奏,不仅打破了郑钧对偶像的固有印象,也让无数观众重新认识了这个beat maker。


而放眼节目的整体流程,不难发现,《我是唱作人2》除了继续延续第一季demo互听、上中下位设置外,此次节目组也将吃饭环节插入到正片内容中,有意对人物性格进行放大。在吃饭聊天的交流中增加选手之间的互动,并在不经意之间将选手性格展现得更加鲜明立体,尽可能地满足了观众对于选手的窥私欲,让给节目具备可看性。


对于大多数观众而言,音综节目其本质还是一档综艺,因此追求音乐与放松是其内在的根本需求,可以说,《我是唱作人2》最吸引人的点并非音乐元素,而是音乐性与娱乐性综合而来的可看性让其在当下的综艺市场立住了脚跟。


温度与力度的平衡,

《我是唱作人2》差点火候

 

这应该是车澈最温柔的时候了,这个曾经打造过《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两档说唱网综节目的男人,给人的印象就是不苟言笑、不怒自威,并将这种态度融入到嘻哈节目的气质中。但到了《我是唱作人》的时候,车澈变温柔了。


如果说嘻哈看得是年轻人的躁、态度、看得是流行文化的倔强和光芒万丈,那么到了《我是唱作人》身上,车澈要得是“沉”下来,这种沉必定是稳重的,带点对不同态度的包容,和对音乐人自身生存的平静注视。这是车澈的温柔,也是《我是唱作人》的温柔。


《我是唱作人》第一季播出的时候,车澈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节目不看咖位,不看风格,不看流量,就是看音乐本身,希望嘉宾的音乐表达以及带来的音乐讨论是不同的,这就需要“经典足够经典,先锋足够先锋”。《我是唱作人》的节目立意也由此可见,“人不一样,唱作人带着什么样的音乐来到节目里,他们有什么样的困境,这才是最核心的东西。”

 

所以,《我是唱作人2》重点不在于竞技和综艺,而是一档关注音乐人和行业生态的“走心”谈话。但遗憾的是,《我是唱作人2》并没有达到车澈强调的极致。



在节目嘉宾和话题设置上,请了老、中、青三代音乐人,他们擅长说唱、流行、摇滚、先锋新锐,大家各不相同。这样做的好处是,展示大家都面临的困境,形成音乐价值讨论,给普通大众靠近和接受他们音乐的机会:


张艺兴代表的是当下流量艺人的困境,他们做歌没人听,无法突破圈层,也没有公正的鉴赏标准,他们的自我斗争就是不断的打破偏见,和展示自我。这一点张艺兴在《我是唱作人2》里做得还算不错,一首《joker》、一首《爱莲说》亮出态度展现风格,但缺点在于,基本功不是最扎实,风格有点偏向大众主流,没有达到极致。



隔壁老樊的困境在于,网红歌手的音乐到底能不能听等问题;刘思鉴面临的则是,新生代音乐对普通大众来说,并没有循序渐进的文化铺垫,遇冷几乎必然,国人的音乐审美喜欢沉浸在过去的黄金时代,对新生代音乐不了解、不主动接受。


以上三个人的音乐困境几乎是当下社会中最普遍和最典型的问题,节目组显然想拿出来做做文章,第一集就展示张艺兴和郑钧之间的微妙气场。只要人立住了,节目也就成了,但问题在于,大家都太含蓄,歌曲展示又非常短暂,就像“人类的痛苦本就不相通”,音乐人的痛苦也不太乐意拿出来放大说、主动说,普通大众也不一定真正理解。


《青春有你2》可以通过导师经历呈现、选手自己主动强调、节目短片渲染说。《我是唱作人2》的嘉宾构成和角色定位都太单一,大家都是选手,是同一个角色定位,没有一方站在高处,经验丰富的导师、乐评人缺位,没有对立,就率先失去了展示和总结音乐生态问题的环节。


《我是唱作人2》的野心很大,但温柔要有力度才能获得共鸣。一方面是选手本身的困境,一方面是对立角色和赛制的推动。选手困境上《我是唱作人2》的确做出来了,也形成了一定的舆论关注,但水花不大。在对立角色上,节目组请的大众评审并不足以做到人人信服,声音不算统一,它缺一个“郭敬明”这样的角色,以此推动节目节奏,加强戏剧冲突的元素。在赛制上,歌手自己demo比拼,划分中上下三个等级,和歌手竞技唱歌,细看下来都没有造成特定效果。


综合来说,《我是唱作人2》的力度只有音乐竞技本身的淘汰赛制,温度则处处尽显。


节目尚未找到统一标准


从郑钧到刘思鉴,可以看作是华语音乐发展的起点与当下。而在这几十年中,好音乐的标准似乎越来越难以捉摸,大家也越发感觉到,虽然每年音乐作品的数量都在上升,但能够拥有长久生命力并成为经典的却越来越少。


在当下,大家越来越渴望好音乐的到来,但对于何为好音乐,似乎没有人能够给出准确的评判标准,特别是近两年互联网的快速发展,音乐的好坏则直接与出圈挂钩,但这显然不能成为衡量音乐优劣的主要标准。


于是大家更多的寄希望于音综节目,但大多数的节目则是把决定权交给大众评审,其都没有试图设立一个好音乐的法制标准,《我是唱作人》亦是如此,去留的最终决定权属于101位大众评审。



但不难发现,在节目中放出的关于大众评审的片段中,他们投票的标准更多的是取决于个人的喜好。这也是此次网友对于马頔被淘汰结果热议的主要原因,甚至有网友质疑“通过一首歌的表现就让其淘汰是否太过仓促与大众评审团的专业性。”


你喜欢的就是最好的,我喜欢的就是最好的,《我是唱作人》并没有给出明确的晋级与淘汰理由。


马頔淘汰的时候,郑钧说了这样一番话,其实也从侧面反映这类现象,“传播者跟受众之间有一个衰减,你撕心裂肺了,然后听众就觉得他有点悲伤,你如果有点悲伤,听众就觉得他没有任何反应,所以这中间有一个很大的衰减,所以比较占优势或者沾光的,肯定是情绪极其地夸张表达的这种。”


音乐本身就是一个品类小,有门槛的内容,一千个人一千个哈姆雷特,怎么打破普通观众和音乐文化的壁垒呢,《我是唱作人2》并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更何况,不同流派和不同流派的音乐人,他们本身也有着隐性壁垒。何况还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音乐人,他们来做原创音乐,这对观众的接受门槛更高。



就像《歌手》的做法是请出顶级音乐人,舞台体验做到极致,主打竞技。《中国好声音》的做法是挖掘年轻面孔,让行业有话语权的歌手做评委来做评判,赛制竞技。《中国有嘻哈》和《乐队的夏天》都是网络综艺,对话题的把握非常精准,但精准的在于,它们会取舍做选择,把新鲜的东西呈现给观众,更聚焦到一类人身上。处在同一个品类里,不同的音乐人做对比,高低上下对观众而言都在同一个评判维度里。


节目请了不同领域的KOL直接实行投票权利,跨过专业歌手打分,这样的做法真的能令人信服吗,至少从现在来看,还存有讨论空间。


再进一步,《我是唱作人2》的最大噱头在于试图打破音乐鄙视链,节目的立意是希望能够通过节目打破不同鄙视链之间的隔阂,但音乐本身就很大程度取决于观众本身所喜爱的风格类型,而完全不同风格的对比也并未触碰大众的心理防线。


从第一季的表现来看,似乎并没有广泛的被打破,而仅限选手之间的磨合与重拾,至于此季能否打破还需要时间验证。


 分享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共  条评论

评论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影视视频,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2020 西瓜影视 www.xgyo.com  E-Mail:xigua@xgyo.com  

观看记录